荷于景观萧泽厚:设计和项目的型态合一体现在变化的主题和强烈的故事线

收藏
3,702
发布时间:2019/12/30

在注意力越来越稀缺的时代里,当一个项目成为网红的时候,给大众带来的是欢乐,给设计事务所带来的是未来的更多可能性,创立于2015年的荷于景观正是这样的事务所。在设计宇宙的事务所主页上,我们可以看到荷于的三个项目——绿地·天空树西安中南上悦城南通万象城

绿地·天空树项目以“梦境与时光的对话”为设计主题,它的独特之处不是对传统功能的梳理,利益的填补,而是基于场地形与势的共融,打造成无锡首个TOD城市综合体。我们跳脱出纯粹的场地推演设计方式,以“形而上”的视角重新审视这一场所。我们在设计中延续建筑山水意境,围绕建筑设计的戏台,在场地中心开辟出大面积的开敞湖面,作为场地的中心活动舞台,结合历史文脉形成独一无二的气质,充分激活地铁上盖“屋顶层”的空间,实现由古至今的时空对话。

西安中南上悦城项目以“自由呼吸的光之森林”为设计主题,作为西安首个网红街区体验式示范区,我们把着眼点放在景观的使用者上,通过营造舒缓闲适的室外共享空间,来营造出景观丰富的体验感。从沿街地形艺术界面进入,由一条林中光小溪贯穿整个内外场空间。外场空间为水之林,光之林,云之林,秋千之林等四部分组成。内场空间为巢之林。

日前,设计宇宙采访了荷于景观的设计总监/合伙人萧泽厚先生。他于2006年至中国上海从事景观设计工作,于2015年成立荷于景观设计咨询(上海)有限公司。在此之前他在德国、台湾和中国积累丰富工作经验。他熟知各类项目每阶段的设计工作,从初期的概念设计直至施工阶段现场服务。他具有优秀的设计领导能力,主张与多专业各学科通力协作,以呈现完整的设计成果。

“荷于很幸运地做了些样板区,是开放式的街头绿地、公园、广场、永久保留的公共领域。相比住宅,感觉此类项目为社会贡献的程度更大一些,也比较容易为国外的媒体接受。”

verse编辑部:请谈一谈您最想和我们分享的项目。

萧泽厚:荷于第一个网红项目“天空树”是一个非常幸运的项目。这个特别的地产项目非常具有挑战性,也很难处理。在开始的时候,前期只有三个人。在此,我感谢每天陪我加班完成天空树的元老同事们,也感谢绿地香港给予我们这么一个新兴公司项目,这样的信任,是珍贵的礼物。

2016年3月,我们参加了天空树的投标,年底完成了样板段的施工。那时的市场大好,绿地香港的合作公司项目量大多都已经饱和,而这个项目相当的复杂,诸如地铁上盖、荷载排水等,我们孤注一掷获得了设计权。业主相当的负责并支持我们,虽然项目造价不高,但通过设计解决了现场的硬伤。与此同时,为了将项目做到最好,甲方引进了水景设计公司、雕塑、儿童游具、商业包装、种支持等。

与现在千篇一律的样板段相比,这真是一块有趣的画布,展现了很多的可能性。因为天空树不是单纯的住宅样板区,同时也是商业样板、公园样板、旅游节点样板、文化区样板,所以内容相当丰富,给人一种迷人的空间感,仿佛是都市的综合体。

绿地·天空树© WATERLILY

verse编辑部:在荷于的设计里,我们看到了传统和现代的融合,请谈一谈如何很好地平衡各种不同的元素以实现最佳的解决方案?

萧泽厚:我喜欢从建筑史、美术史、工业产品找寻灵感。每个年代的风格都会被反叛、被复兴,也都会沉寂,这是一个周而复始的过程。不同的社会阶段及事件会引发不同的设计方向, 但是美还是有一些共通性。城市里本来就是由各种不同年代的建筑叠加和蜕变,通过项目的考察、空间的漫步、脑中的重塑,再通过项目实践,形成了自己对于美的比例、对于材质的爱好,同时结合不同的元素,但不拘泥风格的统一,这才形成了一个丰富的设计起点。

“我希望荷于的项目没有固定的风格,也希望每个项目根据主题进行变化,拥有强烈的故事线,都有一点点的突破与进步。”

verse编辑部:您个人有一以贯之的设计理念吗?是什么?

萧泽厚:我希望荷于的项目没有固定的风格,也希望每个项目根据主题进行变化,拥有强烈的故事线,都有一点点的突破与进步。我希望荷于的风格永远充满不固定性,能和整个项目的型态合为一体。

南通万象城© WATERLILY

verse编辑部:不同国家的景观设计会有不同的地方,您能谈一谈您眼中的这些不同点吗?比如德国人的严谨在景观中的体现,或者是台湾景观的特色等等。

萧泽厚:在台湾、德国、大陆等地区工作的差异是蛮大的。2000年在台湾,我大学毕业加入了青境(ecoscape)。 这是一家以生态设计及公园为主打的公司,主要的作品包括日月潭的环湖自行车道、太鲁阁国家公园步道,现在宁波东钱湖的自行车道也在建中。那时,我刚毕业就到工地监工,每天比对图纸与工地进度,记录现场及施工问题。我从中获得了成长,学到了很多施工及沟通的方法,对于细部及施工顺序也有所了解。林大元老师带给我最大的影响是无私的分享与开放的管理方式,这也深深地体现在我之后的专业实践。

2004年在德国,我求学于德绍包豪斯,每天面对大师的作品,沉浸在现代主义的环境里。工作时,我跟着ST raum a (赛天马)在柏林学习德式景观设计,感受了德国设计人的严谨,比如老板对于平面图形式美的追求、同事对设计细节的执着。对于发达国家协同各相关专业的耐心及机制,我心生向往。在读书工作之余,我走遍了整个欧洲,廉价航空帮了不少忙,参观了许多项目,由此开阔了眼界。

2006之后在大陆工作的这十年里,在澳洲最大的综合性设计公司HASSELL学习到了国际公司的工作模式,例如,如何与国外同事协同合作,资源整合,系统性的管理公司,开放性的交流方式,定期的分享培训。工作了十年将在国外所学的知识,进行系统性的实践,例如,如何将脑洞大开的设计落地,面对不同类型的同事,如何结合大家的长处,共同完成项目。

“未来的景观应该会根据历史的轨迹,重新对过去的设计风格批判,或是根据新发现的科学理论应用影响景观行业,形成新一轮风潮。”

verse编辑部:最近思考最多的是什么?

萧泽厚:最近在看一本小红书《亚瑟法则》,有关于美国最大的建筑公司Gensler的管理方式。书里描述的乌托邦公司,跟我之前供职的澳大利亚的HASSELL,德国的ST rauma和台湾的青境很相似。我想要让荷于成为一个工作室型态的公司,未来还是朝二三十人的小工作室继续前进。在这个一体化的公司里,公平共享,每天进步一点点,有家庭归属感。

verse编辑部:未来,荷于景观的发展方向是什么?

萧泽厚:目前,我们做的项目越来越接轨科技,比如互动、全息、灯光、水秀、参数化。不管是在商业项目或是在示范区,赏味期越来越短,微信文章热度只有半天,但无动力,儿童游具设计施工一体化这块,也有蛮多公司在经营。

未来的景观应该会根据历史的轨迹,重新对过去的设计风格批判,或是根据新发现的科学理论应用影响景观行业,形成新一轮风潮。然而,万变不离其宗,改变才是历史的常态。掌握新的技能并灵活运用,将会是下一轮的方向。

verse编辑部:请给年轻学子或初入职场的设计师一些建议。

萧泽厚:景观设计是一个吃不饱饿不死的行业,每一个新项目都必须要重新思考,没有边际效应,无法累积大量财富,而且现在设计行业的黄金期已过,营利相对困难许多,想要加入设计的行业,除了需要有才能,有野心,有毅力,还必须在设计致富上有觉悟。

建议刚起步的设计师在创业或出国之前能到自己喜欢的公司实习下,了解行业的困境和甜美,衡量自己的未来规划和毅力,因为一旦自己开业就是一个完全不一样的日子。最后,创业要趁早,四十岁之前创业,保持健康,希望能累积到足够的财富,达到设计自由,做自己喜欢的项目。


萧泽厚先生已加入Young Bird Plan出品的World Campus Masters 世界校园大师毕设作品优选计划2019担任Super Nova评委团的评委

标签
# 景观设计 # WCM世界校园大师 # 公共空间

关于作者

评论

案例推荐更多(0)

暂无数据